Ali

守序善良。

你闭上眼,往日的回忆一幕幕在眼前闪现。那些记忆太过美好,使你不禁轻轻扬起嘴角。

你站在阶梯下,六只翅膀微微展开,洁白的羽毛上沾满了污渍。在天国里你的祈祷是最差的,被嘲笑和欺凌也是如此自然。你想起你的第一个老师说过,你不适合祈祷。那就仿佛在说你不适合做天使。
你抬头仰望着没有尽头一般的阶梯,看来不到人界的黑夜降临,你是不可能回“家”了。
然后,就在人界灿金色的阳光中,你看到了一位真正的“天使”。完美到天国都不曾有的面容,长而翘的睫毛下,是使父亲御座上最美的宝石都会失色的翠绿眼瞳。眼角的余光扫到那个男人漂亮的面颊后,是一对漆黑如墨的蝠翼——恶魔。你不得不听从理智的叫嚣,做出防备的样子。
那个恶魔扬起嚣张的笑容,此时你才发现,他那头漂亮的暗金色头发中一对尖角是如此碍眼。
“嘿,小天使,你恐怕回不了家了。”低沉却好听的嗓音,不似天国间传言的沙哑难听。
你回头看了看在黄昏中消失的阶梯,心底却出奇的平静,第一次遇到恶魔,但并不是第一次留宿人间。你撇撇嘴,收起了防备:“我并不小。”
恶魔哈哈大笑,伸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但至少我比你大。”
黑夜降临,你发现恶魔的笑容反而更嚣张耀眼了些。

你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恶魔身后,恶魔也毫不在乎的把后背亮给你,似乎自信你不会攻击他,而事实是你确实没有。
你发现,那对黑色蝠翼的中间,一道长长的新伤口狰狞不已。你扑扑翅膀飞近了些,“我以为天使与恶魔的战争结束了。”
飞在前面的恶魔并没有停,隔了很久,也未作答。或许是这个问题太傻了,你这么想着。恶魔的嗤笑却传来:“地狱可没有你们天国舒适。”你记起天堂回廊上关于地狱的画,似乎确实如此。

又一次,你站在阶梯下面,用力挥动翅膀,抖落上面的灰尘。你不明白为什么其他天使们喜欢捉弄你。《圣典》中记载天使时说:他们是直属于上帝的使者,他们善良仁慈,为世间万物带来和平与安宁……

顺着恶魔独有的硫磺气息,你很容易就找到了不远处的恶魔。
刺鼻的血腥,冰冷的白骨,刚进食完的恶魔懒洋洋的靠坐在树枝上。
你忍住胃部翻腾的感觉,张开翅膀飞近了恶魔。
恶魔睁开绿色的瞳仁看了你一眼,又闭上眼睛,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你想了一下问出了一直疑惑的问题:“你的眼睛,为什么是绿色的?”
恶魔挑了挑眉毛,伸展蝠翼,刮下了大片的树叶,不偏不倚的落到了你的身上。
“那么,你想问问那个贱(咳)人,生我前都跟多少人做过?”
你拍掉身上的树叶,听到恶魔的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刻红了脸,就连挥舞着的翅膀都有些混乱,“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恶魔看着你的反应,一下子笑了出来:“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有些别扭的转移话题:“那个是什么?”
恶魔挑着嘴角,笑容明媚,也不在乎你转移话题:“一个想偷袭我的杂种。听说你们的父亲把没有翅膀的‘天使’赶出伊甸园了?”
你愣了一下,虽然这件事很多天使都知道,但绝不可能传出天国。
见你不说话,恶魔继续说道:“整个地狱都知道了,所有恶魔都跃跃欲试等着尝一口‘天使’呢。”
你皱起眉看着恶魔:“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恶魔耸耸肩:“恶魔肉的味道可不怎么样,你可以让你父亲,创造些其他东西引开恶魔的注意,我也可以换换口味。”
你瞪着恶魔,有些激动地说:“不可能!我们才不会放任你们伤害无辜的生命。”
恶魔撇撇嘴不再说话。

没有生命是完美的,所以天国也是有争斗的,这时专职武(……)力的天使就显得必不可少。而父亲特地赋予这种天使一个称号“战(咳)争天使”。
你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父亲拒绝加入战争天使了,你无法抑制的觉得天国永恒不变的光芒带给你的仅是失望。相比之下,你更喜欢红海,虽然那里很少有生灵活动。

你又一次逃离天国,在红海茫茫树林里寻找恶魔。有时你也奇怪,为什么会为了一个恶魔一次次离开你生活了数千个世纪的天国。但既然找不到原因,你也就不去想。
某个巨大的树枝上,恶魔靠在上面,尾巴惬意的晃动,不时还扫掉几片树叶。看起来他心情很好。
你凑近了他,在树枝上给自己挤了个位置,极占地方的六只翅膀险些把恶魔挤到树下。恶魔翡翠般的绿眸瞟了他一眼,收起蝠翼,往旁边靠了靠。
你现在的身形比几个世纪前强壮了不少,六只翅膀的末端泛着金色,这是天使成年的象征。
恶魔戳戳你手臂上的肌肉,说:“天国是怎么喂你的?居然能把一只小猫养成只狮子,啧啧。”
你忍不住扬起一个笑容,有些得意地说:“天使不用进食,而且我现在比你高多了。”
恶魔慢慢扬起嘴角,露出独有的嚣张笑容:“是么?”话音未落,“唰”的张开蝠翼,故意加了力量的蝠翼猛地就把你挤下树。恶魔占领了所有的空间,还得意洋洋的摆动了几下尾巴。
你在树下看着恶魔,发自内心的感觉快乐:“我准备堕天,看看地狱,听说那里气候很恶劣。”
你其实只是随口说说,却没想到恶魔居然有些激动地说:“不行!”
你错愕的看着恶魔。
反应过来的恶魔有些局促的抖抖蝠翼,状似随意地解释:“在地狱你还不够其他恶魔塞牙缝的。”

飞过天国之门,一路顺着阶梯疾飞而下,父亲终于同意你加入战(咳)争天使团。你迫不及待的想立刻告诉恶魔。
终于找到恶魔,你却站在那不敢动。你看到“你”拿着剑穿透了恶魔的胸口,“你”想要拔剑,恶魔却握住剑柄,扯掉了“你”脖颈带着的羽毛,露出了一张麻木没有表情的陌生的脸。恶魔扬起笑容,那个天使拔出长剑,鲜红的血液在空中飞溅。
天使转过头,面向你,说:“父亲要见你,他要你解释……”
未等他说完,你跌跌撞撞的跑向恶魔,颤抖的手捂住恶魔的伤口,但滚烫的血液从指缝间流走。
某个声音说:他死了。
不不不,没有,他没死。你否决。
那个声音还在说:他死了。
他没死,你看啊,他还在笑,他的身体还是暖的,他还在我身边。
你把头埋在恶魔颈间,滚烫的泪水温暖冰冷的身体。但泪水也渐渐冰冷。
他没死……
他不会死。
他不能死!
血液渐渐冷却,你抱住恶魔,近乎疯狂。
别走别走别走别走别走别走啊啊啊啊啊啊————

天使走过来抓住你的手臂,声音冰冷:“父亲要见你,放下那个恶魔,快点跟我走。”
你缓缓抬起头,漆黑的瞳孔缩成一线,疯狂地说:“我不会让他离开我,永远!”
黑色的雾气缠绕住天使,瞬间撕碎了他。

你抱着恶魔站在圣殿。
御座上的人缓缓走下台阶,他美丽的容貌仿佛散发着光芒,令人无法直视。
他的声音慈祥温柔,空灵的却仿佛这个世界在说话:“我的孩子,你回来了。”
你跪在他的足前,说:“是的,父亲。”
他站在那里看着你,蓝色的眼睛充满怜爱与包容,似乎天空才是他的延伸。
他轻轻地抚摸你的头发,说:“我的孩子,你堕落了。现在放下它,我可以救赎你。”
你搂紧冰冷的躯体,好像那是你唯一的依靠:“不,父亲。我求求你,请把他还给我。我什么都不要,求求你把他还给我。”
他的眼神渐渐冰冷,声音也依旧慈祥:“现在放下它,它不值得你向我乞求。你是我最宠爱的孩子,你可以得到任何你想要的,除了这个。”
你看着冰冷的地面,冰冷蔓延到心脏:“父亲……”
他不在看你,转过身面向御座:“你本来可以得到最好的,但却如此执迷不悟,你现在不值得得到这一切了。”
你轻轻放下恶魔,站起身,拔出剑,说:“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不需要向你祈求,更不需要救赎!”

你睁开眼,所有生灵匍匐在御座之下。
圣殿之外,鲜血洒遍天国的每一个角落。你熄灭了光,却留下了火焰,橙红的火焰在天空燃烧。乌鸦撕碎白鸽的咽喉,荆棘穿透橄榄的身体。

这,是你的国度。

御座之上,你环抱着恶魔,即使他眼神空洞,即使他身体冰冷。恶魔看着你微笑的嘴角,也模仿着勾起嘴角,你亲吻他的唇,给了他一个奖励般的深吻。

你看着恶魔,他自然的抱住你。六翼张开,讽刺地闪耀着世间唯一的光芒。

END

这边也存一下,老底都要翻出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