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

守序善良。

IF I CAN SAVE YOU

00

阴沉的乌云渐渐压下,白色的浪花一波波冲上天空,最终又无可奈何的坠回海面。

“快抓住它!再过一会暴风雨就要来了!”呼喊的声音在数个船上回荡,消散在愈演愈烈的风声中。蓝色的海水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红渲染了一大片,映衬着甲板上众人既兴奋又恐惧的矛盾表情。

不知名的生物不断的击打着船体,船在撞击下摇摆不定,在巨大的海浪下更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它企图逃出

被三条船围困的境遇,但终究寡不敌众,更何况殷红的海面昭示着它受伤不轻。不久,撞击渐渐减弱,众人立刻激动地收起黑色巨网。绳子一点点露出海面,网中现出一条黑色的鱼尾。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那安静下来的生物突然狠狠摆动鱼尾,硬生生从海面跃起,落到了最近的甲板上。溅起的水花带着浓烈的腥味,红色的海水淋湿了船员。

在这生物的濒死反扑之下,三船的人都怵了。那生物可不管人类做何感想,它仿若人类的手也生有五指,虽然指间有蹼但也有指甲,而且每个都足有两厘米。它伸出利爪凶狠的划向船员,震惊之下那人来不及躲闪,转瞬间两条腿便现出五道伤口。那伤口极深森森白骨若隐若现,他立刻摔倒在地哀嚎不断。

飞溅的血肉有一点溅到那生物脸上,灰蓝色的眼睛眯了一下,它用另一只手擦掉血迹。人鱼丝毫不顾腰上狰狞的伤口,拖拽着笨重的鱼尾要从另一侧逃走,甲板上徒留一串血迹。

哀嚎声和甲板上鲜红的血似乎唤醒了其他船员。在海中再怎么强横,脱离了水,鱼尾终究是负担。想通了这一点的船员们缓缓靠近人鱼,企图用绳索捉住它的鱼尾。

但这种方法似乎不怎么奏效,就见一个靠鱼尾极近的船员还未伸手,人鱼又一次摆动尾巴,一米有余的黑色的尾猛地甩在那人身上。那人连哼都没哼就喷出一口血,从船上栽倒下去。

此时人鱼已经爬到船边。枪声响起,人鱼立刻警觉得转头,伏低身子躲过两枪。但身体笨重再加上腰伤,它还是被击中了。它背上的蓝色鳞片瞬间被染红,行动也明显变得迟缓起来,支撑身体的手臂开始不易察觉的轻颤。

船员互相看看,慢慢凑到了人鱼身边,但那人鱼怎么会轻易束手就擒。它甩开几个靠近的人类,单手撑地另一只手就近划伤了船员,它半个身子都已经滑出船体,却终是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雨点纷纷扬扬的落在海面上,浓重的血腥味引来鲨鱼,却在凑近了未及散开的血液前迅速逃开了。海面漂浮的黑色鳞片随着浪花的跳跃沉入了海底,暴雨即将降临。

01

杰森是被铃声吵醒的,他抓起枕边的手机,“该死的,罗伊你要是没什么要命的事,我一定让你吃枪子!”

“嘿,伙计,别这么大火气。”电话那头一派轻松。

“什么事,快说。”杰森在床上翻个身,费力地撑开眼睛,钟表显示下午三点。非常好,距离他刚完成的任务只有两个小时,而他为了这该死的任务足有五天没合眼了。

“布鲁德海文那边捞上来个东西,要送到星城……”

“不做。”不等对方说完杰森就要挂电话。

“哎,等等,杰鸟,听我说完。”罗伊声音里透着笃定,一副你一定不会拒绝的样子。

杰森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赤着上身,晃到冰箱前取了瓶冰水清醒一下。冰水顺着食道滑下,勉强使他从昏沉中清醒了些。拧紧瓶子,把剩下的水贴在额头上,耳边听着罗伊的电话。

“……,然后它意外从麻醉中清醒,打碎了钢化玻璃跑了。不过没跑多远,又被抓回去了,现在正准备运送到星城拍卖。为了躲开军方的搜查,不能走空路,只好海运……”

[……]

恍惚中视野里一片幽蓝,一点点的星,好似透过重重迷雾,闪烁着暗淡的光。

[……,……]

有人嘴唇张合着,但他仿佛置身于白噪音,所有声音离他而去。在说什么?该死的,他到底在说什么?

“……森,杰森陶德!”瞬间意识回笼,耳边是罗伊焦急的呼喊。杰森呼出口气,水瓶不知什么时候掉到地上,他捡起它放在桌上,声音沙哑“我没事,罗伊。”

“伙计,你刚才吓到我了,喊你都不回答。”罗伊声音里依旧带着不放心,“我现在也觉得不该让你参与这个任务了。”

眼前依然是自己的安全屋,杰森默默平复自己狂乱的心跳,没搭腔。电话那头响了一阵杂音,又安静下来,“罗伊?”
 
 
“是雷肖奥古。”电话那边隐隐传来海浪的声音,“他没抓到科莉,看来他又对别的感兴趣了,那个捞上来的不简单。”

杰森从夹克口袋里取出支烟叼上,却没点燃,“罗伊你还是和科莉呆在一起,我去看看能不能把它找出来。”

“这可跟说好的不一样,我们应该……”罗伊的声音又被打断。

“你也看到了,他上次知道了科莉的事,发生了什么。有危险我会及时通知你们。”然后掐断了电话。燃烧的烟卷冒出一缕青烟,蜿蜒着向上飘散在空气中。

02

伪装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只是不适应这些一板一眼的正装。解开领口两颗扣子,杰森靠着船舷看着下面工人搬运货物。

他在等一个人。

“好久不见,杰。”女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杰森身后,带着小羊皮手套的手似乎想握住他的手臂,被杰森偏身躲开,叹口气,她顺势放下手。

“我不是来和你叙旧的,塔利亚。”船下的喧嚣声丝毫干扰不到船上的两人,中东混血的女子微微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不然你以为还有谁可以从奥古家里得到消息。”

杰森转过身,眯起眼看她:“这件事与他们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想着动他们。”

塔利亚抬头直视着他翠绿色的眼眸:“我从来没说过对他们感兴趣,只是你,”她的笑容消失,黑色的眼里滚动着不知名的情绪,“你所追寻的真相,你真的想知道么?”

阳光隐没在灰色的云层之后,海风裹挟着水汽扑面而来。

塔利亚已经离开,在甲板上抽完一支烟,杰森才转身走入船舱。

奥古家族在生物研究地位上无可撼动,甚至有传言称雷肖奥古已找到长生之法,只是未对外公布。近几年他们突然对海洋产生了兴趣,偷渡了不少实验品到他们的秘密研究院,比如科莉就曾被抓住过,但最终还是被他和罗伊救出来了。

而这次塔利亚的语焉不详,恐怕与杰森失去的十几年记忆有关。

因为预先调查过守卫换班时间,不到半小时杰森就成功潜入里层货仓。走过层层摆放整齐的集装箱,却并没有见到预想中的“货物”。

他停下脚步,看着已经走到尽头的仓库,或许有什么机关。远处传来脚步声,下一班守卫巡逻即将抵达。

闪身退到旁边货箱阴影处,手扶在货箱外壳上意外发现一处隐蔽的凸起。杰森挑挑眉,按下按钮后,左侧一处暗门无声开启。未及多想,他侧身走入其中,暗门自动关闭。

皮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极低的闷响。这是货箱内部,但里面空无一物,却又在内壁上加装了隔音装置。杰森在里面来回扫视了几眼就发现一处地面上有浅浅的暗纹,附近还有摩擦的痕迹。他摸出暗藏的小刀,在暗纹上划了几下,撬开了外壳,露出里面的密码锁。

破开密码并不难,事实上太过容易了。杰森看着地面打开的又一扇暗门,收起手边的工具,小心地走入。一片黑暗中有轻微的水流声,杰森打开手电。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幽蓝的眼睛。

是一条人鱼。

TBC

ooc都怪我,文笔还是不行。
作者尴尬癌晚期,如果你看也尴尬,那一定是作者的锅。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