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

守序善良。


黑暗,填充世界的漆黑。

他站在黑暗中,又或许是躺着,他并不能分清。
他还活着吗?
亦或是世界已经死去?

在这里,一个被时间遗忘的角落,他与黑暗共存,仿佛……
他就是黑暗。
“对,没错,我的王,我的爱人,您就是黑暗,您就是这万物的开端。”

感觉开始出现,第一个是视觉。
有光自黑暗中诞生。

赤色的长枪不断震颤,嗡鸣之音仿若哀鸣,是堕落之前的绝唱。

然后是触觉。

痛苦,千万根刺穿破肉体,有血流出。
然后伤口愈合,再被刺破,再愈合……

绝望,不甘,怨恨……
有如实质的负面情绪从胸口的空洞涌出,又被莫名的力量拖拽着流回体内。

想要……破坏。
想要毁灭。
想要碾碎弱者。
想要折断强者的脊骨。

他尝到了鲜血的甘甜。
更多……
他需要更多的死亡,更多的鲜血。

他睁开血色的双眼。

明亮的神殿,金色的砖石被血染红。
他自王座上站起,斗篷如吸饱了血般赤红而沉重。

他走向台阶下瑟缩着的人类。
没有惨叫,没有反抗。
这脆弱的生物甚至没在他的手中坚持一秒。

他收回指爪,伸出艳丽的舌舔下掌中的红色液体。
没有记忆中的温暖,没有记忆中的甘甜。

无论碾碎多少生命,他们迸溅出的鲜血再无味道。

纤细漂亮的手臂环住他的腰,女性完美的酮体依靠进他的怀中。
“我的爱人啊,你在寻找什么?”

他拥紧怀中的肉体,冰冷的骨质皮肤感受不到温度。
无论多么完美的身体,之于他,他们的触感都与石块无异。

“我的王啊,”
女人冰冷的手抚上他的面颊,如玉的指尖描摹着他脸上妖异的红纹。
“这个世界抛弃了你,来吧,只有我能救你,只有我能爱你。”

他的身躯对于她来说太过高大了,但她依然轻轻地,不容置疑的把他的头颅依靠在自己肩膀上。
他们好像一对恋人一般拥抱。
在这个血色神殿中。
在一片模糊的肉块之间。

“你的眼里只要有我就好了。”面容姣好的女子温柔的笑着。

一瞬间,他看到红与黑之外的颜色。
茂密的森林,清澈的河流。
奔腾的骏马,有风抚过脸颊。

活着。

“你只要看着我,就够了。”
女子的轻柔的话语击碎了不存在的画面。

自由再不能使他快乐,没有什么能使他快乐。
他的生命充斥毁灭与杀戮。
不需要快乐。
不需要活着。

不是杀戮的欲望,只是因为他是为杀戮而生。
仅此而已。

“你现在的样子比以前好看多了,”女人轻笑着说,“库丘林。”

评论